我是一個不太喜歡喝酒的人,尤其是不太喜歡喝濃烈的酒。畢竟喝到嗓子裏,感到一股濃濃的辣味。咽又咽不下,吐又不能吐,每次喝酒,總是眉頭皺起一大把,那種樣子,比喝藥還香港台北機票難。因此每次赴宴,總是很忐忑。

不過我喜歡家鄉的酒。

我的家鄉在亳州,那是全國文化旅遊名城,也是詩人曹操的故鄉。說到亳州,或許人說,你們那裏可是酒城,你們那裏的古井貢酒可了不得,是聞名全國的八大名酒之一。是嗎?每到此時,我總是不以為然,古井貢酒不也很平常嘛,家家戶戶擺宴席極其普通的一種酒,這有什麼特別的呢。

體會家鄉的酒不平凡,是在二十年前,那時是在石家莊。幾個老同學聚會,都是河北、山東的,有人居然拿出我們的家鄉酒-——古井貢酒,讓我欣喜的眼都綠了。同學們都說老李,這是你們老家的酒,居然沒見你拿過來。

我囧了,說道:路那麼遠,帶一瓶酒真的不太適合。

說是說,飯桌上該喝還是喝。好久沒有喝到家鄉的酒,現在在異鄉居然看到故鄉的酒自然格外的親切。而且亳州人喝酒似乎有種天然的激情,亳州土話說:亳州的麻雀都能喝二兩,意思是走在亳州的大街上,隨處都可以碰到一斤哥、二斤哥。有時到古井鎮遊玩,一靠近古井那個地方,便有撲鼻的酒香。

開始喝酒了,雖然酒並不多,但是微微有些醉意。有人便打趣道:亳大阪溫泉州的酒為何這麼有名,叫古井貢酒。

我說:這可要追溯到很遠的三國時期,那時候老鄉曹操還是漢丞相,雖然權傾朝野,可是對皇帝尊敬之心還是有的,於是就把家鄉的九釀春酒獻給皇帝,不像皇帝喝了,認為口味純正,大為讚賞,從此九釀春酒便成了朝廷的貢品。後來曹操的兒子曹丕做了天子,家鄉酒就更成了皇家的最愛。

當然,如果只是皇家的貢品,古井酒就沒有了平民化的色彩。“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”。而且歲月的更替,家鄉酒的味道不僅沒變,而且愈來越濃厚。紅白喜事,大小宴請,亳州酒隨處可見。

古井酒有很多種,也不一定只是古井貢酒,走到亳州古井鎮,大大小小的酒肆隨處可見。中糧酒廠、板橋酒廠、古井鎮酒廠等等都是很有特色的,這時候如今置身在古井的大街小巷,不用說品嘗Natur-a豆奶,就是聞一聞,也算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