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皖兩省交界的群山深處有個山村,村裏有兩座相連的山嶺,一座叫鳳山,一座叫凰山,因此這個山村就叫鳳凰村。鳳山、凰山都長滿了竹子、板栗、茶葉、山核桃、橘、柚等,一年四季流翠飄香,山民靠著這些果木,過著平靜而又滿足的日子。誰知到了上世紀90年代,從大山對面的村子傳來挖雞血石發財的消息,鳳凰村的山民聞風而動,扛起鐵鍬、鋼釺,到山上東鑿西挖,半年過去了,什麼也沒有挖到。他們洩氣了,覺得村裏的鳳山、凰山根本沒有雞血石,不久就偃旗息鼓了。

 

也就在這個時候,有個叫周達昌的山民,在村裏消失了一年多時間,今年春天又回到了鳳凰村。他去鳳山、凰山轉了五六天後,在凰山的一塊山坡上狠狠地揮鋤挖下去,挖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紅色石頭。他把石頭用泉水洗乾淨,然後托在掌心朝著陽光照去,只見石頭紅如剛宰殺的雞血,嬌豔欲滴,發出美玉般的春茗場地光澤。他忍不住呼喊:“雞血石,上等的雞血石!我發財了……”

 

傳說雞血石是鳳凰滴血而成,素有“石中皇后”的美稱,千百年來不知傾倒了多少帝王將相,騷人雅士,富賈鉅子,把它雕成工藝品價值飛漲,作為收藏能興家辟邪……由於雞血石藏量本來就少,越挖越少,這些年行情節節攀升,一塊雞血石身價百萬、千萬不足為奇,如果能挖到它,就能讓你一夜暴富。

 

周達昌為何能在凰山一鋤下去挖出雞血石?他運氣怎會這麼好?原來他在村裏失蹤的一年多日子裏,正是來到大山對面的昌化玉山岩一帶,那裏每天都有上千人浩浩蕩蕩上山挖石頭。有的一鋤下去,挖出了幾萬、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石頭。他很聰明,明白挖雞血石得有一雙好眼睛,因此,他轉遍了玉山岩一帶的山山嶺嶺,死皮賴臉地跟在高人後面,絞盡腦汁以求指點,最終由一位高人傳給他尋找雞血石的一套秘訣,練成了一副入地三尺的美白淡斑神眼。

 

周達昌回到鳳凰村後,他雙臂一叉,眼睛一眯,對著眼前的黃土層一掃,便能說出多深的地底下,有沒有雞血石,多大多小,品位如何,挖出來果然如此。

 

周達昌練就的這身本領,令村裏人羡慕不已,嘖嘖奇稱。不過,他只在村東的凰山挖掘,絕不上村西的鳳山去挖。山民感到奇怪,問他為什麼?他告訴他們:據他回村後觀察,這雞血石只有村東的凰山有,村西的鳳山沒有。山民又問:都是山,為什麼鳳山沒有?周達昌又神秘地告訴他們:鳳凰是一對神鳥,鳳是雄的,凰是雌的。也就是說,村東的凰山是雌的,能下蛋,這下的蛋就是雞血石;而村西的鳳山是雄的,不會下蛋,因此不產雞血石。他這麼一解釋,村裏的山民信了,跟著他專在村東的凰山挖掘雞血石。

 

不久,周達昌用鋤挖雞血石不過癮了,買了臺小型挖掘機,很快鈔票像流水一般流進他腰包,很快他成了全村首富,第一家蓋了幢富麗堂皇的小洋樓。

 

誰知到了第二年,正當鳳凰村的山民在凰山挖石頭挖得瘋癌症末期護理了似的時候,周達昌突然眼皮發跳,半夜莫名其妙驚醒,讓他感到心神不安。接下來的日子,周達昌在凰山“達達達”開著挖掘機,掀開厚厚的黃土層,卻一無所獲,他的一雙神眼居然失靈了!

 

這天他又挖了半晌,仍是沒有見著雞血石的影子,就沮喪地跳下挖掘機,一面擦汗,一面向前走去,那裏有口泉眼,想捧口水解解渴。他來到泉眼旁,臉色驟然變了,這口泉眼以前淌出的泉水清澈明亮,可眼前的泉水竟然一片血紅,仔細一瞧,泉眼淌出的竟是濃濃的鮮血!泉眼怎麼會淌血呢?周達昌看著在凰山挖瘋了的村裏人,想到這些日子自己再也挖不到一塊雞血石,一陣恐懼襲上心頭,愣在那裏一動不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