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與男人之所以不同,是因為,女人矜持,女人溫婉,女人含蓄。

 

做個有品味,有品德,有思想的女人而與男人的粗獷豪邁瀟灑相比,女人是嬌柔嫵媚惹人憐惜的。

可並非每個女人都令人賞心悅目,

那是因為她們身上缺少了做女人的一種姿態,一種光彩,一種氣度。

而這種姿態光彩氣度,卻正是女人品質的精華所在,那就是做女人的意境。

 

做女人,是講意境的。這種意境不只是指境界,是比境界更高層次的意識。

是品味,是美德,是素質。

 

有意境的女人,不需要如何修飾自己,

即使是隨意的一身運動服,也可以穿出與眾不同的風韻。

即使身材不靚,可走起路來也是優雅挺拔的。

即使相貌不美,卻也嫺靜和諧好像全身煥發著生機。

這是一種蓬勃的力量,

讓人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、聚集。

她已經昇華成為一種魅力。

 

有意境的女人,不會讓男人仰望,卻也容不得男人輕視。

她好像離你很遠,你永遠無法到達,卻又仿佛離得很近。

她隨和快樂的笑容足可以讓男人浮想聯翩。

這種距離拿捏得恰到好處,分寸掌握得令人欽敬,

這其實是一個女人的智慧和聰敏。

她能夠充分利用女性的身份讓男人為其傾慕,

卻從來不會淺薄輕浮,

反而進一步吸引起男人欲罷不能的興致和尊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