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彎明月,一壺老茶,茶早已泡到索然無味,唯獨只剩消遣這溫柔的月色,很久沒有看到這麼亮眼的星星了,像是誰的眼睛,清澈透明,總是在這樣的夜色,是的總是,會忽然韓式紋眼線邊間好想念起一個人,也或許是一段舊時光,無關風月,無關愛情,只想與那樣的好光陰一寸寸的纏綿交融。
都說最遠的不是時空的距離,是人心!人心與人心之間的火候最難把握,淺喜亦或深愛有時只是一瞬間的轉變,也因此,最可親近的也是人心。我是真的怕與你的靈魂交合,怕慌亂中丟了自己,更害怕漸行漸遠的日子裏,寂寞會吞噬已漸漸平淡而溫潤的心。
誓言如淺薄的風,浩蕩的吹來吹去,風暴過後,一切都不留痕跡了,我們都知道,我們不需要誓言的禁錮,那沾染了塵世的豔俗和華美,最是看似有情而無情。無言的境界閃爍著光芒,只一個眼神,心便蕩漾了,原諒我是個貪得無厭的人,我只想用沒有約定來維繫這永恆的守望!
念一個人的時候,心是空落落的,走著坐著躺著,都是一樣的空落落。那花香的味道多麼惆悵,多麼銷魂,我用手觸摸著那些格桑花的花瓣,那是我親手種植的,已經半米多高了,鬱鬱蔥蔥,有時真怕它們會凋謝,美好的東西都容易消逝,就如最美的時光也在恍惚刹那成為過往。
以為會消失殆盡,沒想這夜色拆解和粉碎著我的意識,忽然便很想對自己說韓式紋眼線邊間好一些隱秘的話語,一定是什麼東西捲土重來了,一定是什麼東西氾濫了!
總以為時光改變了很多,可是當我再次經過那雨後的小巷,我知道,一切都沒有變,那心中開過的淒美和纏綿的花朵,一點點的復蘇,內心的柔情悄然綻放。這一生,遇到許多人,留在記憶深處的卻是寥寥幾人,百轉千回就是不能割捨,原來那個影子早已刻在歲月的塵煙裏。
一直想要那樣的桃花源,菩提樹下邀明月,一壺酒一杯茶一紙墨香,看落花也不覺惆悵,聽炫音再無寂寂愁緒,沉醉煙雨紅塵,這人間的風花雪月以及你我均不再是匆匆過客,便永不辜負這清風明月,花好月圓了。
只是,早已過了不食人間煙火的年紀,桃花源只能在心裏,市井的流俗才是必修課,棉麻的溫厚比綢緞的微涼更貼心啊,感謝時光賜予我清簡素靜的心境,留下了風情,帶走了癡迷繁雜,沉澱了底蘊;回首這小半生,唯有不懼光陰磨礪的深情沒有匆匆而過,因心中都還記得來路和歸途!
我依舊想要成為那個內心安靜的女子,隔著明月擁一份心香入懷,將思念默守成一首歌謠,一段詩句;並不奢望相見,只用筆將那一抹靈魂的水解蛋白 相契一點點暈開,讓那一波碧水在心中蕩啊蕩,這份沉醉已是刻骨,這份深情靜守著光陰,伴著嫋嫋的茶香與你共依一份靜謐!
沈從文說: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,看過許多次數的雲,喝過許多種類的酒,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。
其實好的情感,不論友情或愛情,都不一定在最好的年齡和時間相遇,那又有什麼關係呢?最好的情感,是彼此生命的支撐,不論世事如何,都在心中為對方留有一席之地的餘溫;很多人一生都在尋覓這樣的同伴,而現在及以後,你都在我的心裏,你已經給了我溫暖和力量,這樣多好啊!
這個月夜,想念一段時光,想念一個人,不經意有風低低吹過,一粒沙子進了眼,有一滴熱熱的淚湧出,我趕忙跑去擦掉,還好,並沒有人看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