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的陽光帶著一種不可抗拒的威嚴,如同佛光普照一般滌蕩世間的塵埃,藍天是聖殿的幕布,白雲是行走的聖歌,腳下的花草樹木巋然不動,好似一個個肅穆而虔誠的朝聖者。而風,卻似我的回憶時斷時續,在極力地找尋,似曾相識的那個聲音,朝聖者也開始了禱告。

當我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,想要成為一個大人,在我們心中大人無所不能。快樂這 種東西好像是與生俱來的,不刻意、不假裝。快樂是一毛錢一包的橘子汽水,是一毛錢三顆的豬油糖,是和水的泥巴,是可以吹泡泡的肥皂水,是一堆細小的沙子, 是一顆顆晶瑩剔透的彈珠。所以,快樂是什麼我們並不需要知道。然而,當我們成為大人之後,我們知道了快樂是什麼,卻沒那麼容易感到快樂。原來大人並不是無 所不實德金融 倫敦金能,大多時候卻是無能為力。仔細想想,大人會願意陪你玩彈珠嗎?會願意陪你跳房子嗎?會願意和你扮家家嗎?會願意和你丟沙包嗎?

還記得兒時的夢嗎?像繁花燦爛的夢想,一朵一朵開滿我們的夢田。也許記得,可卻沒有要把它們實現的動力了。成長意味著,畫紙上的顏色越來越單調,彩虹丟了顏色,太陽失去了光澤,門前的流水也乾涸,鳥兒 忘記了回歸。想成為一個大人並不是壞事,如果你知道了成為大人的代價,你還願意成為大人嗎?又或者我們哪里出了錯,沒有成為想成為的那個大人。小孩子羡慕 彼得潘的自由,冒險。大人羡慕他不會長大。你是否還有夢想?你是否在為實現夢想而付出努力?那些因為趕早補作業而遲到的日子,那些因為遲到而罰站在教室外 面的日子,那些因為被罰站而哭泣的日子,如流走的雲。

某一天,不知從哪里吹來的風把一顆憂傷的種子吹落入我的心間,夕陽落幕之後,借由月光灑下的潤澤,它迅速拔地而起,我像抓不住風一樣,遏制不住它的生長,我從夢幻多姿的童年步入多愁善感的青春。唱到那句“誰娶了多愁善感的你,誰安慰愛哭的你”就黯然神傷,唱到那句“她們都老了吧,她們在哪里呀”就泣不成聲。也是在那個時候,我們許下了許多兌現不了的誓言,我們流下了最真的眼淚,我們熬過了一個又一個失眠的夜晚,我們愛上了一些人,傷害了一些人,也錯過了一些人,告別了許多人。我們聽過許多悲傷的歌,寫過許多憂傷的文字,看過許多含淚的電影。

你因為喜歡一個女生而變得小心翼翼,又或許因為喜歡一個女生而無所畏懼。你當年寫的情書是否送到了她手裏?你是否如願以償和她在一起?你為她學的歌是否還能唱得那麼深情?你是否記得你為愛所困時,憂愁而成熟的臉?那張刻上她的名字的桌子,如今又在哪里?寫滿情話的牆壁,如今恐怕早已重新粉刷得乾乾淨淨。

你是否記得為你送去情書的那個夥伴?你是否記得你們翻過圍牆逃離學校的那些夜晚?你是否記得球場上奔跑時你身旁那張泛紅熱辣的臉?你是否記得和你隊友配合時一記驚人的進球?你是否記得通宵熬夜作戰的網吧?你是否記得你曾唱得撕心裂肺的那間歌房?你是否記得在你被挑釁後,為你報仇的那些兄弟?

你說,距離戰勝不了我們的友情,記住了聯繫方式,卻摁不下撥號鍵。你說,來年我們便相逢,卻是來年又複來年,我在等你的 日子裏,等來了冷漠。你說,不要忘記你的名字,不要忘記你的音容笑貌,可我拿著畢業照片,如果沒有下麵一排排相對應的名字,我怎麼能保證見面時會記得你的 名字。你說,不要放棄夢想,有夢想的人心中才會有光,才不會迷路,可是有一天你哭著跟我說,你沒有夢想了。你說,我們不要成為我們小時候厭惡的那種人,可 是有一天你面不改色地說,什麼都是身不由己。你說,漫長的歲月中,我們是距離最近的兩顆星星,可是你的軌道卻發生了改變。你說,總有一天,會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的存在,讓曾經看不起你的人,因為他們說過的話而自慚形穢。你說過很多很多的話,我想已經沒有記實德金融好唔好住的必要了。

你還是個孩子不是嗎?愛說一些實現不了的話,童年無忌,童年無忌。可是我卻不懷疑你當時說這些話時的真誠,所以我不曾埋怨你,我也不必埋怨我自己,因為我們都一樣。

後來,我們畢業了,兩年了,日光之下並無新事,我們忙著賺錢,忙著上位,連多愁善感都忘了。有的同學已經結婚了,有的已經有小孩了,那時候感覺離我們很遠很遠的事情,都接踵而來。從扮家家的年紀到真正成家的年紀,仿佛一下子就到了。我印象裏還是你那張多愁善感,一臉青蔥迷茫的樣子。原來你就這樣成為了一個大人。好像並沒有那麼難,只是時間的問題,所以,小時候的我們,為什麼要那麼急急忙忙地想長大呢?你聽到曾經讓你流淚的歌,還會流淚嗎?你暗戀的那個女孩,你是否還對她念念不忘?你還有精力像讀書時候那樣努力去追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嗎?你急急忙忙結婚生小孩是為了什麼,你難道是累了嗎?你還有絞盡腦汁也要解答出來一道習題的那種熱情嗎?

我不是在控訴,也不是成心勾起你的回憶,更不是渲染曾經的自己是多麼美好。 我不是在博取你的同情,也不是讓你覺得羞愧,更不是號召你從此發憤圖強,我想我也沒有那麼大的本領。只是沒想到那麼快,我也到了可以結婚的年紀,我並不是 在悲觀地說話,時間確實流失得太快,我也的的確確耗不過時間。時間在走,我更不能停留,我們的時間是一次沙漏的墜落,固定了方向,回不了頭。

那些流逝的時光, 藏在課本,藏在紙條,藏在試卷,藏在筆尖,藏在課桌,藏在黑板,藏在粉筆,藏在校服,藏在球場,藏在食堂,藏在教室,藏在宿舍,藏在床鋪,藏在臺燈,藏在 眼淚,藏在汗水,藏在笑容,藏在暗戀,藏在八卦,藏在情書,藏在有過你我他的每一個角落,藏在回憶裏,藏在夢裏,藏在一個走出來就回不去的時空裏,這是一場沒有退路的遠行。美好是美好,可終究已經過去。我們不必忘記他們,記得也好,不記得也好,不強求,不執念。

長大了也未必是壞事,起碼讓我們明白到了更多的真實,不再是那個看見什麼就是什麼的小孩子。天上的星星是我們的投影,你想要做最亮的那顆,你就得讓 自己散發更強大的光芒。你只有足夠優秀了,其他人才能夠看得到你。有時候不是因為距離太遠,而是你這人真的弱爆了,你不應該成為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,不要 自欺欺人,勇敢承認自己的無力,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,一切都可以是你的。勇敢地成為一個大人,一實德金融 倫敦金個不讓自己唾棄的大人,不要因為身不由已就放棄你的天真, 做一個有點天真的大人。每個大人曾經都是小孩子,長大也不意味著拋棄曾經的自己,給曾經的自己一個位置,然後成為自己。

梔子花還會開,鳳凰花也同樣會開,它們會開得更加繁茂,不也是在曾經的自己之上嗎?它們沒有拋棄自己,而是努力茁壯成長。多愁善感的她還在你的回憶裏,你們在平行時空說不定在一起了。她們沒有老,她們只是長大了,她們仍在生活的路上一步步行走。

只是,一不小心,我就這樣長成了一個大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