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青春依舊有太多的話題談論,但是每一個人的青春卻散發著不同的光彩;那一年花開半夏,那一年也是最好的我們,在陽光去印下我們只有清純的世界,我們只有最純粹的愛; 還記得那年不知道什麼原因轉學,而第一眼看見了你,而那時的你是最好的你,而我是最差的我,恰好我就坐你後面,我很高心,但是心卻隔得很遠,情竇初開的我 真的因為眼緣而喜歡上你,而你不知道,你每一天都很認真的學習聽講,做功課,而那時的我卻與你相反,總是拖拖拉拉的,有時候我會問功課,你會很細心的給我講解,我沒有橡皮差你會借我,去食堂吃飯沒有雨傘你會讓我和你一起,你的肩膀衣服都濕了也要幫我擋住風雨,我也喜歡你衣服清新的味道,那時有你在,我感覺到全世界都很溫暖。
溫純暮雨,決裂而生
我們一起度過了餘溫中的半個月,從朋友那裏得知你喜歡隔壁班的校花__錦羽,她是學霸,也是每個男生中的女神,我才知道只有我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的確他們是天生一對,可是自己心卻很難受,說不出來的疼痛, 於是第二天我在過道中遇到了那個校花,我三步並兩步跑上前去,“錦羽,你等等”,她回過頭,那傾城的微笑瞬間忘記了我要說什麼了,我抓抓後腦勺,“你好, 我叫慕婷是高一三班的,就你隔壁的,可以和你交個朋友嗎?”,錦羽說:“你就是南柵班上新來的最文藝,也最活躍的慕婷嗎?”,“沒有,那是他們的謠言”我 立即解釋到,“我都聽南柵說過了,我很樂意和你交朋友”,當我一聽南柵這個名字我突然覺得呼吸都停止了,瞬間也不知道要做什麼說什麼就在這時上課鈴響了, 解決了我們尷尬的場面笑著說“我要去上課了,好的,下次見”匆匆穿過人群,坐在位置上心不在焉的望著前面的他,滿滿的美好瞬間破碎,我告訴自己他這麼優秀我怎麼配得上,不要亂想了,慕婷你趕緊回過神,你要加油努力變得更優秀才能配的上他,“慕婷,你起來回答這個問題,我想聽聽你對這段文章怎麼理解的?”同桌小胖推了HIFU 拉皮我一下“老師再問你問題呢,你怎麼了?”我立即站起來神情恍惚手抓腦勺“恩,啊”……就這樣心不在焉的過去了,放學路上我看到錦羽和南柵一起走在校刊處,我立即轉入旁邊過道害怕被發現,心裏有千只螞蟻在爬一樣,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,思緒亂飛看到他那陽光的臉龐,我忍不住不去亂想,但是沒有足夠的理由去表白,媽媽: “婷婷出來吃晚飯了,吃完再去寫功課”,“媽,我不想吃飯,我忙著呢”,然後睡覺了第二天在校門口遇見南柵,我沒有勇氣和他說話,就快速的走到教室,“慕 婷,你今天怎麼了,我在校門口叫你你怎麼沒有聽到啊?”“哦,我有事”,“哦昨天放學我遇見錦羽正巧抱作業去老師辦公室,她說你們昨天的事,她很喜歡你 哦”,“哦?那又怎麼樣?少帥我要看書了,以後不要打擾我好嗎?”其實心裏哪能看得進去呢,忍不住看了看他陽光的微笑我怒氣瞬間沒有了,笑了笑,“發什麼 神經?”南柵道,“你才神經!”扭頭翻看書拿著筆書寫的樣子,我們在誤會中度過了整個高一,那一年我在混沌中度過,升高二了,學習越來越緊張,我們也被時間的沖談衝動,但是我的心裏喜歡他,他永遠不知道,我們偶爾會一起吃個飯,一起討論作業,我們除了這些還是這些,很快時間到了高三那一年,我看到他穩亦如初的成績,我想要考和他一個學校真的太困難了,我日夜練習,看書到深夜只為他,但是我有些都快放棄了,每當這時我心裏就會有一個魔鬼說你不能放棄知道嗎?你一定要加油,我看著牆上貼滿了這一路的夢想, 與他有關的夢,我又繼續努力,偶然一天他突然問我“慕婷,你有想要去讀哪所大學嗎?最近我看你很疲倦的樣子,感覺壓力很大,有什麼不懂得的記得要問我”, “哦”,“你最近怎麼了,為什麼不跟我說話了?”,“我覺得你最近很忙我不想打擾你,並且你和錦羽在一起我不知道我需要說什麼,你應該去好好鼓勵她”,“傻丫頭,她只是我的表妹,你想什麼呢?高中這幾年來一直是你陪我走過來,我們經歷了那麼多你沒有發現我喜歡你嗎?”,突然手中的筆瞬間滑落,這一刻世界停止了,連呼吸都凍結了,我有些感動,有些高興,有些莫名的處傷,望著他我眼淚奪眶而出,他把那本小冊子遞給了我,轉身就走出了教室,翻看那一頁頁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個時光,原來抗衰老他也是第一眼就喜歡上我了,而我們就像平行線一樣保持著距離相互守望,誰都不知道。整個青春都印刻在這本日記上,那麼深,那麼痛,那麼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