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善良是一種選擇的話,聰明也是一種選擇美麗華 領隊的話,往往善良比聰明更難......
  
  記得小時候,寄住在外祖父家裏,種種發生數不過來的稀奇古怪的事,對於那時的我而言,是一種極其暴躁,之手段非常殘忍的生活狀況。畢竟幼小,不懂其方法去解決我生活中遇到的事。
  
  外祖父沾染賭性,也因為這一點,外祖母差點好幾次跟他鬧"離婚“。
  
   "老頭,老頭,我這裏的倆百塊錢怎麼沒有了,你是不是又拿出去賭了.....”剛放學回家就聽到一聲撕馬叫囂,定是外祖母又在“教訓”外祖父,”你是不 是又賭輸了許許多多的錢了,如果沒有錢的話,你可以說嘛沒必要偷吧,再說.....“話未說完,一聲氣宇軒昂的暴脾氣壓倒:”對,錢是我拿的,怎麼了,輸 了就輸了唄,又不是不還你,再說夫妻倆吵什麼,有本事離婚......"外祖父暴戾道。當時的我,不知所措,也不知如何是好,但因為當時執拗,就選擇誰對 我好就站誰那邊,不管誰對誰錯。之後我總是站在外祖母這邊,不知為何,或許,本身外表性格溫和,一向嚴Neo skin lab 傳銷以律己,寬以待人的性格都比較容易接觸,就光憑這一 點,外祖母就占了優勢。然而性格一向不穩定,也有種種嗜好的外祖父也足以讓我遠他三分。
  
  後來,我漸漸懵懂的世間人情冷暖,愛情情仇,外祖母他們也一步步走向花甲餘年。時隔經年,或許外祖父通常就只會用手段達到目的,因為如此,總是發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,讓我疑惑不解。
  
  不知是外祖母的記憶問題還是她的疑心太重,家裏什麼重要東西丟了,她首先懷疑的就是外祖父幹的,什麼錢少了,什麼古董啊,總之一些值錢的東西吧,那根長長是食指總是朝向外祖父的方向,外祖父首次反應就是否認。我也不知誰是對的誰是錯的,我只是知道外祖父有那個嗜好,一向站在外祖母這邊。
  
  然後我現在才知道外祖父當時是冤枉的,但是他頂替了那次的羔羊,不過令現在的更加費解不惑。——或許是愛or善良的最高的境界。
  
   現在,面對職場競爭,套路不堪入目,然而我極其不擅長使用手段,只因為給自己保守個探索四十學習研修原則。我因此失去許多機會和升職得的機遇。常常面對那種職場謾罵或譴 責職員的時候,我有時懷著一個膽怯的心,做了數不清的羔羊,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。原以為這樣可以解決事情的極端結果,只是最終我還是傷害了別 人,也苦了自己。
  
  我承認,我是一個極其喜愛幫助別人的人,也極其熱情向某方供上最真摯的心,但是,往往現實和還是那上級都會,告訴你,善良沒用,你必須會使用小把戲,通俗的說,這是一個社會的套路,換句話說,社會規則,適者生存,不適則淘汰。
  
  你可以善良,可以選擇一直善良,寬容待人,對誰都好,但是別忘了,成全了別人,難受了自己。就像那一則新聞:"扶老奶奶過馬路都是一種坑。“有時候善良也是一種傷害,對於別人,對於自己。
  
  其實後來,走了很多的職業。那些展現在我們嚴重的保質期也略有意思摻假。”還在一味玩笑道,還有幾天沒過期,還可以實用“其實誰也不知道ta過沒過期,或者早就已經不能食用了。
  
  不過我還想申明自己的觀點:你可以自私,可以自利,但做的太決絕了,就不好了,對自己善良點才好。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