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看到過這樣一個感人的故事,說得是啞巴父親與自己女兒的故事。
   啞巴父親,一個買豆腐的,卑微的身份,在女兒眼裏是個被人嘲笑的沒用的人,是她的屈辱。但啞巴記憶綿父親卻以女兒為傲,用買豆腐維持她讀完大學,成為有才的人,天有不測風雲,一場車禍,讓女兒幾乎沒救了,醫院下達了死亡的通知書。
   啞巴父親扯碎了大哥絕望之際為她買來的壽衣,指著自己的眼睛,伸出大拇指,比畫著自己的太陽穴,又伸出兩個手指指著自己的女兒,再伸出大拇指,搖搖頭,閉閉眼。告訴大哥:你們不要哭,我都沒有哭,你們更不要哭,你侄女不會死,她才20歲,她一定行的!我們一定能救活她!
   啞巴父親一下子跪在地上,又馬上站起來,指指自己,高高揚起手,再做著種地、喂豬、割草、推磨杆的姿勢,然後掏出已經掏空的衣袋兒,再伸出兩只手反反正正 地比畫著,那意思是說:“求求你們了,救救我女兒,我女兒有箍牙價錢出息、了不起,你們一定要救她,我會掙錢交醫藥費的。我會喂豬、種地、做豆腐,我有錢,我現在 就有4000元。”
   當醫生告知,4000元錢是遠遠不夠的。啞巴父親急了,他指指大哥、嫂子,緊緊握起拳頭,表示:“還有他們,我們一起努力,我們能做得到。”“我有房子、可以賣,我可以睡在地上,就算是傾家蕩產,我也要我女兒活過來。”“醫生,請您放心,我不會賴賬的。錢,我們會想辦法的。”
   偉大的父愛,不僅支撐著她的生命,也支撐起醫生搶救她的信心和決心。半個月後的一個清晨,她終於睜開眼睛,看到一個瘦得脫了形的老頭兒。他張大嘴巴,因為看到她醒來而驚喜地“哇啦哇啦”大聲叫著,滿頭白髮很快被激動的汗水浸濕。父親,她那半個月前還黑著頭髮的父親,半個月裏,似乎老去二十多年。
   我們不能選擇自己的父母,父母也別無選擇地愛著我們。少年不懂事的我們,可能會不懂得父母的苦心;懂一點事時,我們又容易因為年少而輕狂。
   在我們生命瀕於絕境時,給我們最大支撐的肯定是父母啊。儘管是啞巴父母,他的愛何嘗比健康人少半分?
  世上有一種愛最深沉,那就是父愛。父親,總是用難以覺察的情懷無聲地傳遞著不盡的愛……
   父親身上總有那種獨特的味道。賣魚的父親身上有種腥味;修車的父親身上有汽油味;種地的父親身上有泥土味……他們身上發出的味道可能不怎麼好聞,但總離不開他們謀生的方式,為我們創造優越的生活和學習場所,他們何嘗有過怨言,這難道不是一種無言而厚重的愛嗎?
   愛無言,情無限,子女永遠是父母親的牽掛,是他們的心頭肉,是他們眼中永遠長不大的孩子。
   想起了一首王錚亮唱的《時間都 去哪兒了》:門前老樹長新芽,院裏枯木又開花,半生存了好多話,藏進了滿頭白髮,記張琛中醫 憶中的小腳丫,肉嘟嘟的小嘴巴,一生把愛交給他,只為那一聲爸媽,時間 都去哪兒啦,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啦,生兒養女一輩子,滿腦子都是孩子哭了笑啦,時間都去哪兒啦,還沒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啦,柴米油鹽半輩子,轉眼就只剩 下滿臉的皺紋啦……
   愛無言,情無限,愛感召我們,使它永駐在我們心間;真情感動我們,讓它伴隨我們身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