戀戀不捨的別了滬沽湖,滿載月色星輝的普桑,快樂地哼哼著駛進西昌。
駛過名店街,結拜塑像,火把廣場……倏忽間,眼前竟是碧波蕩漾的邛海了。
遠望著左面玻窗外長長的一抹,跟著普桑蜿蜒了好一陣子的淡白,我問:“那是什麼?挺寬闊,挺糖尿眼好看的。”
司機答:“邛海!”
哦,邛海?這就是占地31-28.5平方公里;最大深度34米,平均深度10.32米;容積3.2億立方立米,因造山運動而形成的著名陷落湖---西昌邛海?
我從玻窗探出頭去,只見一大抹蔚藍下,如雷貫耳的邛海,宛如一條白煉姍姍地飄著,飄著,一直跟著我們飄進了燈火輝煌的邛海賓館。
寫好住宿後,不顧旅途的勞累,我抓過相機,按照賓館迎賓小姐的所指,就忙忙地朝心儀的目標跑去。
跨過“月色風情小鎮”的指路牌,一步步跳下晚涼的石階,啊哈,一大片湧動的湖水出現在我腳下,邛海,終於到啦!
夜幕下的陷落湖,靜靜地蠕動,極目望去,前不見首後不見尾,讓人頓生蒼茫野水,橫切無垠,前不見古人,後不見來者之幽。
我小心的找一列臺階坐下,赤腳伸進冰涼的水中。那連綿無際的滄浪之水,就輕輕地舔著我,簇擁著我,咬著我油然而起的愜意和甜觀光旅遊景點美的感概。
記得兒時調皮貪玩兒,邀了鄰孩一起到山裏戲水。
那連綿聳立的山際,碗豆花開得滿山遍野。在湛藍的深處,一泓不大的庫水鏡子般躺著,那是我童年難忘的最愛。
小屁孩們鬧哄哄的湧向庫水,一邊湧,一邊脫衣服。只見沿途的山路和碗豆花上,都拋著大小不一的衣褲,有若無名花盛開。
到得水邊,早脫了個一乾二淨的男孩子們,大呼小叫撲通撲通的躍進水裏。
而我們女孩兒呢,則小心翼翼地脫下長衣長褲,露出裏面早換好的各色小褲衩,再矜持地撩起庫水,拍打在自已的胸脯胳膊肘和大腿上,最後,才相互攙扶著,嘻笑著,小心謹慎的一步步走入水中。
唉,那是一種什麼情景呀?
小小的庫水裏,下鉸子般擠滿了人。大家你碰我,我擠你,一不小心,就撩著一個光光的小屁股;一個轉身,迎面就是一張激動得滿面通紅的小臉蛋……
那時我就暗暗發誓,長大後,我一定要在真正的湖中戲水,盡享爛漫的風景和無邊的寬泛。
風起雲湧,年輕,不期而至。
長大的鐳射貼紙我,雖然也曾在北戴河暢遊,在洞庭湖擊拍,在丹江口揮臂,可酣暢淋漓之餘,總覺得少了一點什麼?
現在,我終於明白了:是少了邛海的幽雅空靈。
瞧吧,夜色裏的邛海,激蕩著無邊的清波,一列列的自夜色深處朝我湧來。撲在我的腳踝,我的身心,再若隱若現的消失在我身後。
我低下頭,細細地瞅著微白的海水。